謎先

小朋友呀

彩虹

BGM-黄昏之时





(Ⅰ
初秋的风还不算太凉,过道旁的树慢慢变得苍老,已经掉落在地上的枯叶伴着细沙被风卷起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是个舒服的季节”,易烊千玺默默下了个结论。
抬头便望见一大群鸟儿掠过黄昏的天空,刚刚发生的一点不愉快也随着飞鸟渐渐远去。


练完舞蹈准备回家,意外地发现除了自己基本无人问津的艺术楼舞蹈室的门口居然站了两个女生。
微微皱了皱眉,还是背着书包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一个女生见自己走了过来,连忙使劲地往前推了推她旁边那个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伙伴。

那个被推向自己的女生立刻涨红了脸,局促地双手递上一封粉色的信笺。
啊…情书吗…
他努力压制着内心对偶像剧情节的反感,耐着性子不慌不忙的道歉:“对不起……”
话音刚落,便看到准备表白的女生哭着跑远了。留下易烊千玺和她的闺蜜尴尬地对视了几秒后,以易烊千玺绕道走开为告终。
最烦爱哭的人了,只会用眼泪软弱地将过错强加给他人。
心情瞬间变得有点儿糟,直到出了门才渐渐明朗了起来。


刚入学就因出众的外表和绝不比外表逊色的成绩被同学熟知,而文艺演出的一支节奏分明的中枪舞更是让易烊千玺获得了一大票的迷妹。
只是万年冰山岂是迷妹们想撬就能撬开的?冷着脸对无数记不清脸的人说不好意思对不起说到嘴皮子都厌烦了,终于才能恢复到原先正常的生活。
沉寂的,不被人打扰的一切,只有自己才能明白自己心里所想。
其余的人,都是不值得在意的,都不需要去了解。


(Ⅱ
最近在舞蹈室跳完舞休息时总能听到隐约传来的吉他声。
一天,一星期,一个月。
是谁?
这感觉就好像自己长期独占的地盘来了未知的入侵者,没来由的烦躁情绪在心底悄然散开。
就算没什么好奇心也必须会会这个人了。
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易烊千玺竖起耳朵仔细的分辨着。
好像是舞蹈室隔壁再往前一个房间的音乐室2。
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好了。易烊千玺把擦汗的毛巾叠好放入书包,将背带都弄平整后,迈开步子向音乐室走去。
声音愈发清晰了,琴弦被手指扫过发出的共鸣直击耳膜。
是周杰伦的歌。叫…什么来着?
哦,《彩虹》。对,就是这首。
步伐匆匆,不到一分钟的光景易烊千玺就到了音乐室的门口,他对着微掩着的门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从窗口向里张望。
下午放学后残留着的最后一抹霞光不偏不倚落在了弹奏者的身上,给微微侧着的轮廓勾了一圈温柔的金边。
是个男生。抱着一把木吉他低着头,垂下来的刘海挡着眼睛,鼻梁挺拔,发旋旁翘起了几根不安分的发丝。
原来那一点情绪就像一缕轻飘飘的、朦朦胧的烟,在拂面的风中弥漫后消散,淡去了,没了踪影。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人的目光,弹吉他的男生停下了手上扫弦的动作,抬起头,直直望进了易烊千玺的眼里。
他先是愣了愣,随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两颗虎牙明晃晃的,让窗外的人晕乎乎的。
第一次,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好像有电流嗞嗞穿过,胸口麻酥酥的。
整个人凝固在了傍晚的空气之中,张开嘴,却忘记了怎样发声。
可对方先笑盈盈地启唇了,目光灼灼。

“诶,我叫王俊凯,你叫什么?”




(Ⅲ
思维敏捷,聪慧过人的易烊千玺反应慢了不止半拍。
太反常了。
他就那样呆呆的,逆着那光线站在窗口,和音乐室里的虎牙男孩对视着。
良久,良久。
风开始变凉了,单薄的校服被吹的起了皱褶,细碎的发丝在无规律地摇摆着。
宛如被吸入一个从未到达过的、陌生的漩涡里。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令人迷恋呢?

直到房间随着霞光的消失渐渐暗了下去,易烊千玺才回过神来。
如梦初醒。
尴尬的抚平了衣摆,用干涩地不像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易烊千玺。”
“什么?”王俊凯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易烊千玺。我的名字。”
“易烊…千玺…”王俊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刚刚知晓的这个名字,转而笑了起来。
“喂,易烊千玺。我请你吃晚饭吧。”
“为什么。”
“为什么?”王俊凯显然没想到窗外的人会说出这近乎是拒绝的话。
“我们…并不认识。”
从失神中抽离的易烊千玺又换上了一贯冷淡的语气和生疏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的人吗?王俊凯愣了愣。转了圈眼睛,又扬起了刚刚耷拉下的嘴角
“是吗?可是刚刚,我知道了你的名字。这算是认识了吧?嗯?”
拙劣的说辞、轻快的语气,少年略带尴尬的神态。
却像带着奇妙的引力,让易烊千玺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
辩论赛的最佳辩手词穷了。
讷讷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复,易烊千玺推开了微掩的门,垂着头站立在门边,等待着音乐室里的人。
王俊凯收拾好东西,快步走到了门口,与易烊千玺肩并着肩。
比他高上一些,王俊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走吧。”
他迈开步, “你是几年级的?”
“高一。”
“好巧,我也是高一的,不过是最近刚刚转学来的。”
“嗯。”原来是这样。所以才会在开学了这么久了才来音乐室练习吉他。
“不过啊…我们一样大吧…你怎么比我矮半个头呢?”王俊凯想看看这个冷冰冰的人到底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因为我跳级了。比你小。”说话的人面无表情。
王俊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吃瘪似的撇了撇嘴。
真没意思。不过,越来越好奇了。
说话带着情绪的,与往常不一样的易烊千玺。
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Ⅳ
你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高一7的王俊凯和高一2易烊千玺好像关系挺好呢。
真的?
是啊,没想到诶。万年冰山居然也会有朋友。
对啊好神奇,不是说他从小学就开始独来独往吗?我朋友超喜欢他但是一句话都不敢和他讲!
我也不清楚…不过那个王俊凯也很帅啊!果然帅哥才会和帅哥玩的好吧!
这样啊……

易烊千玺最近很烦躁。
随着王俊凯来找他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都会感觉到自己身上粘着好多探究的目光。
难受。
下课偶尔被老师找去办公室,经过走廊时,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女生们八卦的对象。
可是面对王俊凯,说不出来,那些伤人的话。
只好忍耐着。

本来规划好的平静生活中突然就出现了波澜,却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过段时间波澜就会慢慢再次归于平静。
毕竟只是一场意外的相遇。
只是易烊千玺还没意识到,在自己把名字告诉王俊凯那一瞬间,他心中的波澜就注定无法平息了。

王俊凯发现了易烊千玺对他的抵触。
准确来说,是对自己下课去找他的抵触。
越来越明显了。

王俊凯今天没有来。
很轻松,但居然有一丝丝没来由的失落。
下课时有意无意瞟向窗外的目光,总是等不到目的所在的身影出现。
怎么突然不来了?是生病了吗?
不对,我为什么要惦记他?

放学后,易烊千玺如往常一样,穿过一条林荫道,走入艺术楼的舞蹈室。
有光?有人?
巨大的镜子前靠着一个人。低着头看上去是睡着了。
是王俊凯。
一整天烦躁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
尽量刻意地放轻了脚步,但还是吵醒了睡眠尚浅的人。
“千玺?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他连忙抬头揉了揉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老师拖堂了。你?”
“哦…我…我想…看你跳一次舞。”结结巴巴的,但语气异常坚定。
还是个陈述句。
易烊千玺讶异地对上了坐在地上的人的眼睛。
亮晶晶的,眼角微微上翘的桃花眼,睫毛在眼睛下方落下一小块细碎的阴影,眼底盛满了期待。
易烊千玺的嘴唇无声地张开又合上。算是默许了。
王俊凯见他同意了,笑出了虎牙,鼓鼓的脸颊上有猫纹闪现。

开启播放器,前奏响起,易烊千玺活动活动了关节,三、二、一。
眼神变得凛冽,四肢灵活的摆动起来。抬腿,扭胯,再来个后空翻。
一节精瘦的腰暴露在了空气中,舞蹈室里,荷尔蒙的因子在不安分的跳动。
一曲舞毕,易烊千玺拉了拉凌乱的衣摆,底下头笑了笑。与跳舞的神情截然不同的,腼腆。
简直是双重暴击。
性感的,羞涩的。
第一次看到他笑,嘴角边露出两个梨涡,甜甜的,若隐若现。
扑通、扑通。
重叠的心跳声。
一个是因为剧烈的舞蹈动作,那么,另一个呢?
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


(Ⅴ
“王俊凯。”
“嗯?”
“我都跳舞给你看了,你什么时候弹吉他给我听?”
“你猜。”

大概要在我能够鼓起勇气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全中国人都会说的那句话,甚至连老外都可以说的脉脉含情。
而我在面对那句话时,却像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儿,仿佛还没找到发音的正确方式。
所以我开始慢慢的咀嚼着这几个音节,让我的舌头和牙齿渐渐熟悉,然后等到某一天,我也不知道的某一天。
能够站在你面前,清清楚楚的说给你听。


王俊凯最近好奇怪。
不来等我一起放学了,连音乐室都不去了。
昨天跳完舞去看了一眼,立在角落里他常用的那把吉他已经落满了灰,整个房间死气沉沉的。
今天天气又不太好,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绵绵地下着小雨。
抖了抖沾满雨珠的伞,撑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了,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我一点儿也不难过。
易烊千玺是不会被别人所干扰的。
雨水顺着光滑的伞沿掉落下来。
啪嗒。啪嗒。



(Ⅵ
今天在走廊上远远看到王俊凯了,他和一个同学在聊天,时不时还会高兴的拍拍对方的肩膀,看上去心情很好。
易烊千玺行走的动作戛然而止。
还是不要过去好了。
绕了一条路走。
五分钟。
有点儿久啊……
回班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
走廊上几乎没有人了。
往新添的外套里缩了缩脖子,双手插兜,
真冷啊这天气。

这个学期的文艺晚会开始进入筹备阶段了。
易烊千玺并没有参加。
上个学期去跳舞完全是被班主任抓去的。
刚刚上高中的同学们都比较羞怯,规定的每班一个节目,却连报名的都没有。
学生档案就这样被班主任翻出来了。易烊千玺的档案里印着一连串的舞蹈比赛获奖记录。
有人选了。
不情愿的代表班级上了台,还招来了一堆麻烦。
这次终于不用担心了。
经过一个学期,同学们互相都熟悉的不行。在爱热闹的同学的起哄下,还真有几个人报了名。
但也不是完全没事。
同学要唱两首歌,中间的衔接部分需要有人帮忙剪辑一下。
上次为自己舞蹈做混剪的易烊千玺就这样被班主任分配了后期的任务。
班主任说完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
和那个唱歌的同学磨合了好几个周末,伴奏带终于敲定了。
离文艺晚会也近了。

文艺晚会开始的前一天,在舞蹈室跳得大汗淋漓的易烊千玺从镜子里看到了王俊凯。
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下一秒那个幻觉就开始渐渐放大变得真实。
看来真的是王俊凯。
手上拿着那把已经沾满灰尘的吉他。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就留下了一句话。
“明天……一定要来啊。”



(Ⅶ
易烊千玺纠结了半天,还是去了。
本来是计划留在班上自习的。
可是王俊凯的那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循环播放着。
无法集中注意力,黑色水笔已经在练习册上画了好几道痕。
算了,勉强去看看好了。

到达阶梯教室时,基本上已是座无虚席了。
演出早就开始了,台上的同学穿着滑稽的服装在表演话剧。
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
耳边是闹哄哄的声音,令人心烦。
带着隔音耳机,靠着墙,意识慢慢变得模糊。
在他就要陷入沉睡之时,吵闹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好奇的睁开眼睛,顿时僵住了。
舞台上,是王俊凯和…那天走廊上的同学。
他抱着昨天从音乐室带走的吉他,在聚光灯下闪耀着柔和的光芒。
那把吉他已经擦干净了,第四根生锈的弦似乎也换了,不太确定。太远了,看不太清。
那个同学坐在架子鼓前,认真擦拭着鼓锤。
鼓锤在教室里敲了三下,鼓点慢慢响起,四周的人群都静了下来。
吉他扫弦的声音击中耳膜。
特别、特别,熟悉的旋律。
四周的画面就像在倒带,凝在角落的易烊千玺仿佛又回到了刚遇见他的那个黄昏。
少年抱着吉他逆着光坐着音乐室里,扫弦发出的琴声那样的清晰。
他抬起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瞬间明白过来了。
心脏就像被粘稠的糖浆包裹住了,血液沸腾了起来,欢快的在血管里哗啦啦流淌着。

穿过无数的人群对视上的两双眼。
温柔缱绻。



END.








番外:

演出结束,王俊凯急匆匆地跑下了台。他看到易烊千玺离开了。
心里打着小鼓。
“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出了阶梯教室,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
悄悄松了一口气,假装淡定的走了过去。
刚要开口就被打断了。
“为什么要在文艺晚会上弹这么毁气氛的歌?”那人眼底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王俊凯愣了愣,随即危险的舔了舔虎牙。
“为了…拥有吻你的权利。”
张开双臂把人拥入怀里,毫不犹豫的低头覆上了两片肖想已久的嘴唇。

“我xǐ……”
“我也是。”



【我知道,黄昏的天空中出现彩虹的时候,一回头便能让目光穿越人群,跨过冷空气,对上或远或近的你。】

评论(2)
热度(26)

© 謎先 | Powered by LOFTER